我这一生都致力于此物,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2022-12-08 10:21 啊坚道
108

我为此奉献了我的一生。

挖出埋藏在虚空深处的胚石,

洗去污垢,

切成形状,

抛光,

欣赏它散发着璀璨光芒的晶莹剔透,

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

但是奇迹的胚胎石太难找了,

行星碰撞,

一颗恒星的坍塌,

星系融合,

黑洞的蒸发,

都太普通了,

在这些小事中,

即使是奇迹般的面包屑也很难产生。

只有当时间、空间、环境完美协调时,

有可能形成有价值的胚石。

正是因为条件如此苛刻,

奇迹是如此珍贵和美丽。

我度过了我的一生,

很少发现奇迹,

我以为我的一生都会这样。

真的没想到,

让我,一个老人,发现这个我的,

数十亿,数百亿,无数的石胚沉睡于此,

每一颗都在等待被打磨,

成为美丽的奇迹,

明媚,

这足以让我所有的收藏黯然失色。

没想到,这虚空之中,竟然诞生出这样的天庭!

可惜我再也没有精力去打磨每一块胚石,

但至少,

让我在这里找到最美丽的。

——————————————————————————————————

后记部分:

散发着明亮白光的球状星辰时而在宇宙空间中闪现,时而湮灭,时而在另一个遥远的地方重新出现。

它正以这样的方式前进着——以无限接近光速的速度飞向它想要的地方。

这颗月球大小的行星几乎完全由钻石构成。半透明的晶体在恒星表面形成峰谷。从炙热的星核发出的火光穿过厚厚的晶体层,被染成白色。为明亮的银色光彩。

星星在太空中不断地消失和出现,宇宙中其他星星的光对它来说都变成了细长的光丝,被抛在了后面。无数光丝叠加,汇聚在了它正后方无限远的一个点上。乍一看,仿佛有一点点迸发出来的光芒在追逐它,却永远无法超越它。而它的面前,是连光都没有的永恒黑暗,一片永恒的虚无。它的半个身子没入黑暗,半个身子驾驭着光芒,在这诡异的景象中飞速前进。

然而,一团如电流般跳跃的荧光蓝细线,陡然闯入了这光与暗的世界,打破了色彩的和谐。蓝色的线条时而像心电图上的波浪线一样在空中颤动,时而像一团纠缠在一起的羊毛团一样聚集,不断变化着漂浮在星球的上空,完全无视下方的星球正在以接近的速度运动着。的光。

钻石星球里有人吗

“住手,‘收藏家’。” 蓝色线条展开成一条直线,然后开始像声纹一样上下震荡,它的“意识”化作声音穿透虚空,抵达星球地表。

“是德吗?没想到你会亲自来迎接我?” 星球核心发出一波又一波的波浪,对着蓝线“说话”。

“不是遇见,而是挡住……”蓝线回答道。

“住手?!这是为什么?不是你叫我过来的吗?” 行星以闪烁的光芒惊奇地回应。

“那个……不是我,他权限不全,不知道会带来怎样的灾难……”

“我是灾难?可笑!”

“是的。对于居住在那里的存在来说,你就是一场灾难。”

“废话!我要看着他们钻石星球里有人吗,陪在他们身边保护他们,然后引导他们,让他们更好的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他们是多么的珍贵,是这个宇宙中最珍贵的东西。他们是鲁莽,我怎么可能伤害他们!”

“人类好心给蚂蚁的一滴水,却不知道它会淹死它……而你,‘收藏家’,你的存在对于人类来说太过巨大,人类和蚂蚁的差距是远非如此。你的存在本身就会摧毁你所爱的那些‘宝石’,而你离它们越近,你就越接近它们的毁灭……”

“不对,像我这样坚硬的‘宝石’不可能这么脆弱。”

“……好吧……长话短说吧。虽然在你看来……它们可能和你一样闪亮坚硬,但你们之间的距离不仅仅是物种之间的差距…… ..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些‘宝石’,请回去。”

“……让我就这样回家?每天继续盯着这无聊的虚空?我毕生追求的东西,分明就在眼前,像我这样的存在,我的同类,谁能理解我的心?”存在,我寻觅了亿万年,我亿万年的寂寞,如何解!” 星球核心的光芒快速闪烁,如同炽热的心跳。

“……你是不该存在的东西……一颗有灵魂的星球……” 蓝色的线条缓缓颤动着。

“归根结底,不是你引起了我的期待吗?现在你出面阻止我,你是在逗我吗?”

「……啊,对不起,我不能再让你走了。」一道道蓝色线条迅速汇聚在一起,渐渐形成一道人影。

“这一次,你不要再多嘴上来拦我!” 钻石行星表面散发出的光芒逐渐暗淡,但内核却变得越来越明亮,汇集了所有的能量。

“不得已,开始取消作业……” 蓝色线条组成的身影越来越立体复杂,但看起来线条依旧纠缠在一起。

“你现在可以了吗?你看起来比上次弱多了。” 钻石的核心,即将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以我现在的……权限……” 一道道蓝色的纹路不断聚集,却始终无法形成一个稳定的形状,人形不断扭曲变化。

钻石星球里有人吗

“哎呀,火药味好浓,不好意思。” 突然,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银发少女不知从两人中间闪出。她毫无保护地以人的姿态漂浮在黑白空间中。

“什么?!” 两人同时表示惊讶。

“‘胚胎’?你是什么?” 星球难以置信地挥手。

“你好,‘收藏家’先生,我是铁的同事,你可以叫我‘小说’。嗯,你也可以叫我‘胚胎’,我自己也感觉到了这种变化,毕竟最近,我对爱。” 少女微笑着看着下方数千米外的银白色大地,开心的说道。

“‘虚构’!你是怎么做到的,出现在‘前台’!你不该有这个权限的……”蓝色身影同样惊讶的问道。

“证明这个空间无限接近‘边界’,也说明‘边界’越来越模糊,也说明我受影响最大……总之,这个话题是好吧,重点是,铁,你的聊天能力也不错,可惜,你要是灵活一点,说不定我们都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 蓝色身影一时说不出话来。

“同事……原来你也是‘神’?” 钻石星球问道。

“你可以这么理解。”

星球维持着凝聚在核心的庞大能量,小心翼翼的威胁道:“你是来帮它挡住我的吗?”

“放心,放心,我负责梦境和故事,我能做的只是维持这个形象,但我没有能力插手你们之间的争斗。梦境,你知道吗,‘收藏家’先生?”

“那是什么?”

“哦,你没睡吗?”

“睡觉,什么意思?”

“嗯……这真是把我搞糊涂了,没想到这里会出现这个问题。睡觉是模拟短暂的死亡,而做梦就是为此付出代价的,死的时候可以享受那种感觉短时间内愿望成真。”

“……不可思议,竟然有这么玄妙的东西……”

“唉,闲话少说,总之,请你不要再往前了,就这样,很难进入星河。”

“不可能!这次我绝对不会停下!” 星球的能量似乎爆炸了。

“哇,冷静,冷静,你先听我说,我特意过来的,不仅是为了帮助我的同事,也是为了帮助你。如果真的发生冲突,只会增加双方的风险。我你不“想看到你弱小的同事倒下,你也不想‘死’吧?而且我同事说的都是真的,你再进一步,只会毁掉你自己宝贵的东西手……”

“……”

小说能感觉到星球还在犹豫。

“你只要做出这么小的让步,我们就可以有大把的时间来商量如何帮助你达成心愿。”

“什么?” 虚影之上的蓝色身影惊呼一声。

“你能帮我……完成我的愿望吗?”

“嗯,至少达到了你的大部分愿望。不过,可供选择的时间不多了,是停下来谈谈,还是分分钟开战?”

“……” 星球背后的白光渐渐追了上来,漫天飞舞的白光犹如流星雨一般超过了它。随后,这些光芒的轨迹,有的冲入前方的黑暗中消失,有的逐渐淡去,逐渐变短。化为远处的光点。终于,周围的景象停止了变化,周围又回到了空旷凌乱的宇宙模样。

“嗯,收到你的诚意了,好了,现在我们有时间谈谈。” 小说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随时可以重新加速,”星球威胁道。

“喂,小说……你要干什么?让它靠近地球?就算靠近太阳系边缘,也会导致地球偏离……没时间‘重启’又……”蓝色身影飘到虚影身边,弯下腰在她耳边低语。

小说并没有直接回答提的疑惑,而是对脚下的星球说道:“‘收藏家’,我觉得你的一些愿望可以实现,比如去看看那些‘原石’长什么样。但你可以’不干涉你不能与他们互动、触摸他们或‘收藏’他们。”

“也就是说……你只能在一旁看着,对吧?”

“嗯。你只能看——而且是在相当近的距离上看。其他行为是被禁止的。当然,我认为你做不到。但至少你不用再盯着宇宙看,不要是吗?你可以每天都在Spend看'The Rough Stone'。怎么样?如果你能接受这个结果,我和我的同事会想办法帮助你做到这一点。如果你不同意。 ..你可以继续我的同事间的战斗,用你积累的能量去尝试消灭弱小的‘神’,然后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做任何事……或者被‘神’淘汰,体验一下那种感觉‘死亡’。”

“……” 星球内部的能量逐渐消散,银白色的光芒再次从地表逐渐散发出来。

“这就是你所说的同意吗?” 虚构笑着说道。

“喂,小说……你要做什么……答应……这个不可能的承诺。” 蓝色身影焦急的说道。

“也不是不可能,如果一个完整的人对于一只蚂蚁来说都太大了,那么一个人的眼球呢?”

“你的意思是只送它的眼睛?”

“如果眼球还大,就把它剁碎,只去掉一个视细胞,不会对‘前景’造成太大影响。”

钻石星球里有人吗

“这……这怎么可能?我们‘后台’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那岂不是……要亲手创造一个……新的……”

“现在不可能了,连我都在逐渐成为人类。” 费奇伸手想要去触碰蓝色人形身上的丝线,却被他的手直接穿过,仿佛费奇只是一个人。犹如幻影。

“或许让他闹一阵子,‘前台’我真的什么都能碰。” 小说有些遗憾的说道。

...

“哇,这就是能量只有‘1’的恐怖体质吗?” 伊丽丝蹲在地上,双手捧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圆锥形钻石,在眼前仔细端详。

“喂,Iris钻石星球里有人吗,这颗钻石好像在隐约发光,你看——” 同样蹲在她身边的嘉思敏双手合十,盖住了钻石。照亮。

“! 一个!”

“哈哈,什么意思?”

“你今天不是‘待命’吗?怎么主动过来了?” 蔷薇和居泽站在一旁悠闲地聊着天,就像两个接孩子放学的家长。

“唉——爱丽丝的好奇心,毕竟是理论最小值1单位能量的‘门’,也没人见过,这么有趣的东西,她不会放过的。” 朱叹了口气。

“真是幼稚的理由。”

“嗯,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她是个孩子。” 朱点点头。

“你和爱丽丝谁大?”

“她比我大两个月。”

“我知道这里会有对比。” 蔷薇满意地点点头。

“你呢?你多大了?” 菊亦问。

“你猜呀?”

“外表看起来像我们,但是,嗯……28岁?”

“噗。” 蔷薇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怎么觉得我这么老,18岁,18岁,我今年才18岁,而且永远是18岁。” 罗斯笑着回答。

“不,你开玩笑的。” 菊坚决否认。

洛塔丝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一遍一遍地阅读着《记录簿》中新出现的文字,但她却很难将这具恐怖的躯体与这段文字的内容联系起来,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如果一定要说,这颗钻石是这位“收藏家”的收藏品?是……人类的灵魂吗?或者……洛塔斯越想越觉得背脊发凉。